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246 天天好彩免费资料 > 安托艾涅 >

【虐文推文】安七【虐

归档日期:07-2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安托艾涅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那天还下着雨,安七看了眼白豆腐,说不用了。何春扯住她的衣袖,雨把她额间的碎发淋湿成奇异的形状,安七用手给她捋了捋,低头吃了一口。

  北城的天气不好,狱长本来要放她后天走,安七想提前逃离这个地方,所以带着狱友那要来的破皮箱,穿着淡黄色的衬衫,踩着一双布鞋,像迫不及待的笼中鸟扑腾着翅膀。

  何春是她高中时代的闺蜜,在她尚未落魄前就一直跟着。直到那件事发生,也只有何春一人陪着她走进了监狱大门。

  她说安七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,你要记得你曾经有过的高傲。她站在大门前,并承诺七年后她会接走安七。

  而她没有食言,七年后的何春,眉间不再带有青涩时代的天真,微微胖了。信件里何春告诉过安七,她跟了个男人,开了个小店,生了个孩子。

  物是人非,可安七看着何春捧着白豆腐站在大门外,她知道,这还是以前那个何春。

  何春跟在后头,瞅着安七的后脑勺,一路往下。想着这个女人何时变得如此单薄,风都能吹走。

  安七一路前行,脚步微微加快,她说我要去南城,两年前狱友曾描述南城有多么的好。没有京城雾霾,没有东城飘扬的大雪。南城如春,姑娘们都温柔娇小,男人们都是个好男人。

  何春把安七送到了火车站,给她买了票,塞了两千来块钱,并嘱咐小心火车上的扒手。

  安七坐在车边,对着何春一路挥手,很用力,好像要把手臂摇晃下来,好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。

  下了南城车站,安七随便找了家面馆果腹。之后拿出从兜里揣着的小纸条,寻着地方一点点找。

  拐过十里街,入了四五条暗巷,问了好几个路人。她终于寻着了地方。从巷口走进去,总有数十位姑娘穿着裸露的衣衫花枝招展的站在门口。

  你们看她瘦的像竹竿,胸也不大,屁股更是扁平扁平的,枯燥的头发随意向后扎起,一双寡情的眼和薄情的唇。唯一出彩的,倒是眼下那颗红痣。

  但那又怎样?不过撩人了半分。男人从不看这么细微的地方,就像你去菜场买菜,总不能因为大白萝卜长了个痣,而看中吧?

  她终于寻到了地方,那个曾经在监狱里告诉她南城有多么温暖的人。如今也穿着裸露的睡衣,把女性柔软的身躯微微暴露在空气之中,微胖的身子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,等待看中她的男人。

  安七从没见过这样的汤小雨,记忆中的汤小雨不应该是这样。汤小雨应该是温柔的,是腼腆的,应该像晨间的朝露。

  行李箱的轮子发出声响引得汤小雨看向这边,在四目交汇的那一刻,安七能感觉汤小雨微微的愣神和尴尬。

  或许她从没想过,安七真的会来投奔她。那不过是狱友间建立感情的场面话,可安七傻傻的当了真。

  汤小雨把安七请进了屋,20多平米的地方,吃喝拉撒聚在一块。酱油瓶醋瓶和一些调味品,牙膏牙刷杯子,一股脑的全堆在窗台边。桌上放着一盘瓜子,是迎接“客人”所备着的。平时自己都不吃。

  她热情的邀请安七坐在床边,把那盘瓜子递了过去。忙活的倒了杯热水,便开始收拾床铺。

  之前刚走过一个客人,空气中还有些异味,散落在床边的避孕套被汤小雨踩在脚下,趁安七不注意,捡起来扔掉。

  俩人嘘寒问暖了一阵,安七说我一直很向往你所说的南城,所以我来了。而汤小雨听了这句话后,低下头玩弄手指。

  她说以前确实是这样的,她曾像百合活在艳阳的光照之下。相亲相爱的爸妈,天真可爱的弟弟,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。

  汤小雨说着说着红了眼眶,哽咽着道“你看我如今生活的地方,吃着青菜白粥,穿着劣质的地摊货,扬起假的不能再假的微笑,把自己活的跟****。”

  她说我还有个弟弟在医院瘫着需要养活,而我每个月甚至都不能吃一顿肉。她说安七,这里早已不是当初她心里的南城了。

  汤小雨听完安七这句话,忽然想起那个曾在监狱里,一脚踢碎那个带领社会福利社团前来慰问的中年胖子的睾丸。

  那个时候的安七,眼神永远是凛厉的。她喜欢那时候的安七,就像安七也喜欢那时候的汤小雨。

  “不,19岁进去前,刚好做了个修复手术。”安七老神在在回道:“很多男的不都有处女情结吗,你给我价定高点,捞一票,最好今晚就能给钱。明天我请你吃一顿。”

  半个小时前,汤小雨见到安七的那一刻曾想,她会不会歧视自己,然后愤怒的提着行李箱离开。又或是把她臭骂一顿,说自己是个**的**她不屑与自己做朋友。

  那晚,九街的女人们知道新来的安七海捞了一票。那个没胸没屁股的干煸女人,以3000的价格卖给了一个男人。

  男人在夜晚的十一点来,一点走。走的时候骂骂咧咧的,说不好玩,还没**干的爽。身子僵硬不说还不会口,除了是处一无是处。

  风从门缝里吹到床边,额头的碎发微微晃了晃,安七觉得有些冷,也清醒了许多,身子暖在棉被里,闷闷的笑了一声。

  也不知在笑什么,而汤小雨抿着唇不说话,她怕一张口,骄傲的安七会变得支离破碎。

  “呵,你别看我这样。只是太久没做过了有些生疏。”安七看着一脸泪水的汤小雨,随意的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,安抚着什么。

  汤小雨的泪依然不停,于是安七有些烦躁,说道:“我当年技术可是很好的,男朋友都被我伺候的下不来床。”

  “嗯...我知道。”汤小雨红着眼,把安七搂在怀里,用手抚摸回去她枯槁的头发,也安抚着什么。

  安七说,虽然太久没做生疏了,但我以前学习成绩很好,无论做什么都名列前豪,当妓女也是一样。

  “我们来数钱。”安七拿起床边散落的钱,整理好后仔仔细细来回数着,还让汤小雨帮忙数了一遍,确定是3000不少才罢休。

  她给了汤小雨500,说是介绍费。汤小雨也没矫情,把五百块揣进兜里,她想,如果有一天我有钱了,这500我在还给你。

  安七说某某出狱了,当天又进来了,因为仇家在大门口堵着,又和人干了一架。汤小雨笑,然后又聊起职业问题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skepticator.net/antuoainie/497.html